第一百九十章 县衙外说书
作者:八爪鱼      更新:2022-05-24 18:13      字数:2325
  张智尧虽然惯会和稀泥,但能够在长安县县令的位置上坐了这么久,自然也是有些本事的。

  他很快就发现了巧嘴张话中的盲点,昨夜的刺客虽然自曝其主人姓卢,但并未表明就是范阳卢氏。

  “天下姓卢的人何其多,张三你怎么就却能确定作业刺客口中所说的罗姓主人便是,范阳卢氏呢?”张智尧再次发问,而后猛拍醒目,厉声道:“张三,本府提醒你,诬告可是要以同罪论处的。”

  张智尧这么一说,街坊们也不仅都迟疑起来,仔细想想他们的确没有实打实的证据,可以证明昨夜的杀手是范阳卢氏派来的。

  “这…”

  街坊们一时间有些慌乱,纷纷都把目光投向巧嘴张。

  巧嘴张倒是并不慌张,脸上的表情越发凄苦,眼神中挣扎不断,让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他此刻纠结的心情。

  终于巧嘴张眼神坚定下来,一咬牙说道:“太爷,小人并非是胡乱推测,小人之所以认定昨夜刺客口中所喊的卢姓主人是范阳卢氏,实乃是有原因的。”

  巧嘴张脸上越发悲苦,夹杂着满腔愤怒,告诉张智尧,范阳卢氏之所以刺杀自己,绝对是因为自己的新书巧云传中的大反派姓卢。

  巧嘴张眼神坚定下来的瞬间,张智尧心里一咯噔,以为巧嘴张真有确凿证据,能够石锤卢氏。

  等听完巧嘴张的哭诉,心里悬着的石头便落了下来。

  “张三,说到底这一切不过是你的推测,并没有真凭实证。”

  张智尧做官多年,居移气养移体,自有一番威严在。

  他脸色一板,眼神陡然锐利,猛拍醒木道:“卢氏乃是诗礼传家的千年世家,岂容你随意攀诬!”

  醒木的声音像是响在下方众人的心口上,县衙大堂之上的街坊们都全都脸色微白,有人甚至膝盖一软,差点跪下去。

  很快上方又传来张智尧柔和了许多的声音,让众人心神恢复不少。

  “不过张三你昨夜被人行刺乃是事实,本官定会彻查清此事。今日你且先回家去,待本官找到真凶,再传你过堂。”

  坊正魏田微微皱眉,他们今日之所以大张旗鼓前来报案,就是想把事情闹大,寻求县衙的帮助。

  现在县太爷隐隐有回护卢氏,压下此事的迹象。

  现在让张三回家,岂不是等死?

  魏田正要越众而出,且看到了张三对他微微摇头。

  虽然不知张三为何阻止他,魏田还是将迈出半步的脚收了回来。

  巧嘴张躬身行大礼,感激道:“多谢太爷体恤,草民这便还家,静待太爷佳音。”

  巧嘴张和魏田带着众街坊出了县衙大堂,等众人的身影消失,张智尧神色才彻底放松下来,摘了乌纱帽,满脸笑意对师爷道:

  “亏得本府急智,总算糊弄过去了。”

  过了这关,只待靖安伯和卢氏神仙打架,他张明府的案子将随着神仙打架的结果而定。

  “太爷,不好了!”

  大堂外传来衙役的呼喊声,张智尧的心脏猛的一跳,刚刚放松的精神瞬间又紧绷起来,本能觉得不妙。

  难道又出幺蛾子了?

  不会吧?

  肯定不会的!

  张智尧暗暗祈祷,但他并不知道有个定律叫墨菲定律,坏事往往是跟你对着来的。

  “太爷,县衙外来了一群说书人,都在声援巧嘴张。”

  长安县衙之外,不知何时出现一群身穿长青色儒袍,头戴儒帽的人。

  这些人并不是儒生,而是跟巧嘴张一样,都是说书人。

  当巧嘴张的身影出现在县衙门口,这些人齐齐抱拳高喊:

  “张兄勿怕,吾等与你共进退。”

  “朝廷尚未有因言获罪,某个世家豪族却敢因捕风捉影之事,谋害张先生,真当我等黔首百姓好欺负!”

  “张兄,若信得过我等,可将《巧云传》的故事传给我等。我倒要看看,卢氏敢杀你一人,可敢杀我等数十人!”

  巧嘴张看着人群中的同行们,即便知道这一幕肯定是伯爷安排的,但仍旧心窝子发热,眼眶都红润了些。

  这一幕颇为类似春秋时史官不畏齐国权臣崔杼的权势,坚决不改史书,杀其兄,其弟继之的故事。

  巧嘴张深深鞠躬,

  “张某多谢诸君。按理说,此事只是张三一人之祸事,不愿牵连到大家。但陈兄先前说的有理,我等虽只是黔首百姓,然便可随意杀戮欺辱吗?”

  “若是诸君不嫌弃,今日张三便在这县衙外,将《巧云传》讲上一讲!”

  这话音刚落,正好被赶到门口的张智尧听到,他眼前一黑,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。

  这不是胡闹吗?

  在县衙外讲《巧云传》,让卢氏知道了会怎么看自己这个县令?

  张智尧脚步加快,就要冲出去阻止巧嘴张。

  谁知他前脚刚迈出门,巧嘴张就好似知道了他的到来,转过身朝着他深深一拜,意真情切道:“望太爷应允!”

  不等张智尧有所反应,下方人群中的说书人们齐齐躬身:“望太爷应允!”

  百姓们也跟着起哄。

  “太爷,您就答应了吧。”

  “太爷向来平易待人,肯定会答应的!”

  张智尧到嘴边的话被张三等人彻底堵了回去,一时间竟被架了起来,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  师爷也凑到身边,小声道:“老爷,答应吧。若是坚持拒绝,恐惹出民愤啊。”

  很多时间,高高在上的贵人们是不在乎低贱的黔首百姓的,但张智尧这等从基层干起的官员却深知,百姓可欺,又不可欺。

  此时此刻,便是“不可欺”的时候。

  挤出个笑容,张智尧道:“本府早就听闻张先生‘巧嘴’之名,又是乡亲们所请,本府自然应允。来人啊,岂能让张先生站着讲书,且去取来桌椅。”

  “多谢太爷!”巧嘴张感激涕零。

  张智尧脸上笑容依旧,心里却在妈卖批。

  街对面的酒楼上,陈南看着张智尧的表情,全都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  “仲羽,你这招可太坏了。”

  “先是大张旗鼓前来擂鼓,接着说书人集体为巧嘴张声援,现在巧嘴张顺势在县衙外讲《巧云传》,此事已然闹得满城皆知。”

  赵煜泽眼睛发亮:“想必接下来,全城的说书人都会讲《巧云传》。只是我还是不明白,先生这么做真能对付得了卢氏吗?”

  陈南放下茶杯,淡笑道:“你看,平日里这些老百姓面对县太爷张智尧的时候,是处于绝对弱势的。

  但当他们聚集起来,就是张智尧也不得不屈服。而这只是很少的一些人,若是全城的人都要卢氏死,你觉得卢氏会如何?”

  赵煜泽愣了下,然后看着下方的百姓们若有所思,脸色越来越凝重。
21小说首发

Processed in 0.080234 second(s).